• 首頁 > 時政 > 國內 > 正文
  • 注 冊 登 錄
  • 游樂場意外的法律責任

    今年5月25日,90后女生琪琪(化名)和男朋友及表哥相約到位于江蘇徐州的“幻影星空”蹦床館玩,在玩一個名叫“人體炸彈”的項目時,琪琪被高高彈起,頭朝下猛地摔進海洋球池內,當場動彈不得,送醫診斷為“完全性截癱”。

    此事件隨即引發社會對蹦床以及游樂場安全的關注。據報道,事發現場并無明確安全提示,場館工作人員也沒有做好安全指導工作。事發后,琪琪家屬表示準備依法維權,不管結果如何,該蹦床館經營者都將難辭其咎。

    近年來,隨著游樂場以及公共場所的游樂設施越來越多,類似游客受傷事件并不鮮見。相關專家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游樂場經營者有安全保障義務,如游客發生意外傷害,需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但如果是未成年人游玩,家長負有監護責任,如因監護不力造成孩子受傷,也需承擔一定責任。

    簽署免責聲明不能免予賠償

    2019年1月,家住河北省石家莊市的90后女孩胡某與朋友一起來到市內一家運動場蹦床館玩,在攀巖區跳下海綿池時受傷,經診斷為胸12椎體壓縮骨折。隨后,胡某將蹦床館經營者某休閑健身服務有限公司及涉事保險公司訴上法庭。

    一審法院認為,原告參加被告經營的蹦床活動,在攀巖區從高處跳入海綿池的行為存在一定風險,原告作為成年人,應當根據自己身體的實際承受能力謹慎行為。被告健身公司負有保證場館設施安全齊備、進行必要的安全指導和提示,充分保障原告的人身安全的義務。該公司未對原告進行應有的指導和安全提醒,沒有盡到應盡的安全保障義務。

    法院綜合考慮原、被告的過錯,原告在跳下海綿池的過程中未盡到注意自身安全義務,對摔傷事故應承擔20%的責任;被告健身公司作為公共場所管理人,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故被告應對原告的損傷承擔80%賠償責任。法院一審判決被告賠償原告醫療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共計5萬余元,被告保險公司賠償胡某醫療費1萬元。前不久,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值得一提的是,此案中,被告辯稱,雖然原告跳下的動作不違反場內要求,但其在入館時,已經委托朋友簽署了入場免責聲明書,其中有“入場安全須知”內容,對消費者在場內的運動有安全提醒作用,該公司盡到了提醒義務。

    對此法院審理認為,入場免責聲明書對原告在場內的運動有安全提醒作用,但原告未親自簽署,被告工作人員沒有盡到審查義務和進行應有的指導和安全提醒,也不能證明已盡到風險告知義務及足夠的安全保障義務。

    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律師陳江濤介紹,安全保障義務是指管理人或組織者在公共場所或群眾性活動中對消費者、潛在的消費者以及其他進入公共場所或者參與群眾性活動的人的人身、財產安全依法承擔免遭侵害的義務。

    “很多游樂場經營者都會通過設置警示牌、簽署免責聲明等方式,告知消費者安全隱患。但是,這是其法定的安全提醒告知義務,如果發生意外,根據侵權責任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規定,經營者不得以此拒絕承擔賠償責任。”陳江濤說。

    家長未盡到監護責任需擔責

    帶孩子到游樂場游玩成為很多家長節假日的首選,但不少游樂場所存在一定安全隱患,一旦發生意外孩子受傷,該由誰來擔責?

    在一起賠償訴訟中,4歲的小孩在爺爺奶奶陪同下來到游樂場玩,玩滑梯時,由于滑梯坡度較大且滑梯底部未設置緩沖措施,孩子滑到滑梯底部時沖擊力過大導致右腿粉碎性骨折。

    法院審理認為,爺爺奶奶作為監護人,未盡到監護責任導致孩子受傷,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被告游樂場經營者雖在入場處張貼了入場須知,卻未安排任何工作人員對現場進行管理巡視,故也應承擔一定賠償責任。結合事故發生原因及原告與被告的過錯程度,法院最終判決,對于原告的損失,原告與被告分別承擔70%、30%的責任。

    “未成年人的安全涉及父母的監護,如果在游樂場發生意外,責任不能簡單歸咎一方。”陳江濤表示,家長要注意保障孩子在游玩區的安全,提醒小孩遵守游玩秩序,不能放任其獨自游玩,應判斷游玩區的設施或項目是否適合小孩年齡和身體狀況游玩。

    2019年6月,未成年人張某在父親的陪同下到一游樂場玩耍。在玩充氣圓柱時,一旁玩耍的小朋友趙某從充氣圓柱掉下來,正好砸中張某,導致張某右側尺骨骨折、右側橈骨小頭脫位。因對賠償無法達成一致,張某的父母將趙某和游樂場經營者訴上法庭。

    近日,張家口市橋西區法院對這起健康權糾紛案件進行審理,認為被告將原告砸傷,其監護人對原告依法負有賠償的義務;游樂場作為經營場所,其經營者負有較高標準的看護義務和救助義務,事發時游樂場并沒有工作人員在場,應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

    法院對這起第三人致害案件作出判決,被告趙某法定監護人賠償原告張某因受傷所受的損失8673元,被告游樂場對賠償數額在趙某法定監護人不足賠償的范圍內承擔補充責任。

    “游樂場所的保護措施是否足夠且有效、相關設施是否存在陳舊破損情況、場所內衛生情況如何等等,這些都應該是家長帶孩子到游樂場游玩時應注意的事項,既要保護孩子免受傷害,也要防止意外發生傷害別人。”陳江濤說。

    新法明確責任監管尤需加強

    對于游樂場所發生的安全事故糾紛,侵權責任法明確了相關主體的民事責任。如果由于經營者未盡到安保義務致使游客傷亡損失,應由其承擔直接的侵權責任;如果由第三人造成傷亡損失,則侵權責任由第三人承擔,經營者在未盡安保義務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同時,該法還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損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為人不承擔責任。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可以向產品的生產者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產品的銷售者請求賠償。

    在最新頒布的民法典的侵權責任編中,也對此類情況作出規定,明確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此外,民法典還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依照法律規定推定行為人有過錯,其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現實生活中,為避免游樂場悲劇的發生,不僅需要經營者提高安全防范措施、游客增強安全意識,也需要監管部門加強監管。而事實上,由于一些游樂設施既不屬于生產經營過程中的安全監管,也不屬于特種設備的監管范圍,存在著監管真空,由此這些設施往往處于沒有專人檢查、保養、維護的狀態。

    2019年9月,國務院安委會辦公室下發《關于加強游樂場所和游樂設施安全監管工作的通知》,指出一些地方存在經營管理主體安全責任不落實、游樂設施生產和運行管理不規范、小型游樂設施監管缺失、游玩者安全意識薄弱等問題,要求從嚴從實從細落實安全防范措施,堅決防范遏制游樂場所安全事故發生。

    “相關部門要凝聚安全監管合力,針對游樂場特點強化聯合執法檢查,嚴格實施信用懲戒,將負有責任的經營管理主體和有關人員納入聯合懲戒對象,在全社會營造關心和推動游樂場所安全管理的良好氛圍。”陳江濤說。(記者 周宵鵬)

    泰安市委宣傳部主管 泰安日報社主辦 地址:泰山大街777號泰安傳媒集團22樓 聯系電話:0538-6272000 郵編:271000

    中華泰山網 版權所有:Copyright ? my05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B2-20100031號 魯ICP備08005495號-1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舉報電話:1237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幸运赛车10号稳赚技巧